首頁情報室 > 深耕台灣風土的黑后守護者
永續老藤、果農、酒莊和飲者的食物戀 》 瀏覽人次:1906
深耕台灣風土的黑后守護者
我希望藉由大地與人文的能量可以讓「黑后」永續,使之成為台灣具有代表性的風土作物,甚至是驅動台灣經濟的要丸。
作者:黃彰琦
 

探尋風土從葡萄開始

創業之前,我本來是一位證券研究員,酒品在金融界是人脈往來常見的伴手禮,為了建立人流,我買了生平第一支葡萄酒。和店家聊天的一個多鐘頭裡,發現葡萄酒是個很有趣的商品。當時我尚未有創業的念頭,基於好奇,便花錢去上課,從侍酒、品酒、釀酒和葡萄種植的原理開始學起。在課程尾聲,溯源葡萄酒風土時,得知葡萄是種在土壤裡的作物,葡萄酒因而成為最能傳達人文條件的飲料,我開始思索:台灣葡萄這麼有名,怎麼沒人在談論台灣葡萄酒。透過Google搜尋我才得知,由於台灣風土的獨特性,在品酒主流反而被忽略,目前葡萄酒飲者中,有三至五成都沒有聽過台灣葡萄酒,而我認為,只有使用台灣種植的釀酒葡萄鮮果,採用正統的釀造工藝,並在台灣本地釀製而成,才可稱作「台灣葡萄酒」,和市面上多數酒廠以國外濃縮葡萄汁所製成的偏甜葡萄酒不同。

就葡萄的功能性概分為釀酒和食用,台灣有紅「黑后」和白「金香」兩種釀酒用葡萄,而有三分之二的黑后都種在彰化二林一帶,酒莊的葡萄酒通路則以觀光景點為主,對城市飲者來說,我所能做的就是為果農和酒莊建立一個品牌、協助尋找通路出口。創業初期,我首先接觸的是在地的酒莊,只要提出契作或固定買斷一定量的合作方式,大部分的酒莊都能配合,而為了確保葡萄的來源無使用除草劑和化肥,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去探尋那些少數以草生栽培方式種植釀酒葡萄的果農。

 

永續老藤、果農、酒莊和飲者的食物戀

我們的品牌雖以葡萄酒起家,但我期望經營的是以「黑后葡萄」為主角的「台灣風土」精神。擁有五十多年歷史的黑后葡萄在公賣局不再保價收購葡萄之後,種植面積從1500公頃縮減至現今的50公頃左右,更在開放國外酒品進口之後,被其他經濟作物所取代。然而,正因台灣別於歐美的亞熱帶島國氣候,可以種出酸度較高的葡萄,加上地球暖化,全球的葡萄因為過熟而偏甜,酸度較高的葡萄或許可以借機嶄露頭角。

對果農和酒莊而言,我所扮演的是一個鏈結和傳播的角色,試著讓這個產業鏈得以永續,葡萄老藤不會因為產業沒落而消失。我運用契作代釀的形式,跨過通路以低於市價將近四折的價格來開放飲者預購,半年一期的酒品因氣候風土有別,飲者可以品嘗到不同年份的風味,而穩定的收購量也讓果農可以安心永續地種植葡萄。預購外的餘量則在通路販售,除了幾家專賣酒商和餐廳,我們也和7-11的品酒誌一年有一至二檔的預購配合。我希望我們和通路之間的合作,不單單是「酒」,還有品牌精神上的附加價值。

 

顛覆「物流」,再現黑后風華

因為品牌屬性的緣故,我在創業之後與土地的連結更為緊密,那和我過去在金融業日日與數字為伍的生態大相逕庭,連帶生活圈也整個翻轉,金融圈的朋友已鮮少往來,結交的多是小農朋友,因緣際會也與藝文界有所接觸。今年四月由台灣鄧雨賢音樂文化協會所主辦的「四月望雨」台灣歌謠音樂會,就選用我們的葡萄酒作為鄧雨賢先生的紀念酒;我們所推出的「黑后風華大師系列」也邀請了詩人鄭愁予擔任代言人。既然「風土」能與音樂和文學結合,「黑后」當然也不侷限在某一種酒品。接下來我還想顛覆葡萄酒品牌只做葡萄酒的既定印象,推出啤酒商品。

決定以「黑后」來創業,我對一般人所認知的「物流」就有了新的定義,我認為所謂的「物流」是找到一個盡量與眾不同的商品或切入點,能吸引關注的事物自然就會有傳播的力量,這也是我特別想和青年創業者共勉的部分。而我也希望藉由大地與人文的能量可以讓「黑后」永續,使之成為台灣具有代表性的風土作物,甚至是驅動台灣經濟的要丸。

 1 
 
回應文章
黃彰琦

星  座:處女座

學  歷:政治大學經濟系

現  職:「大方合展有限公司」負責人 、「黑后風華 /台灣風土」執行長

給18/30的一句話:人生下半場,翻轉愛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