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學習仕 > 我不相信人生會無路可走
此路不通就換條路走 》 瀏覽人次:3155
我不相信人生會無路可走
記得我國一的作文,曾經寫下「與其渾渾噩噩、不如轟轟烈烈過一生」,或許是我最早對生命意義想像和定義。念大學時,接觸了現代民主政治以及左派、新左派等思潮,所以選擇念政治、參與政治,投入第一線去實踐理想。而現在選擇耕讀生活,回鄉下開書店、在城市裡賣小農蔬菜,看起來跳TONE,其實回頭看,還是找得到一貫的脈絡,只是隨著生命不同的階段,選擇的領域和層面有所不同。
作者:羅文嘉 | 攝影:Aurimas
 

人生的路要自己選擇

前陣子有朋友問我:對小孩有什麼樣的期待?我的回答非常簡單,第一我希望他照顧好自己的生活,擁有一個能力或技術,足以養活自己;不要成為任何人的負擔。第二是照顧好自己之餘,如果能夠幫助有需要的人,進而創造別人的幸福,我會覺得更棒。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來自於我對於生命價值的理解。

人生的路有很多條,沒有對與錯,每個人都要自己去界定與尋找方向,才會知道怎麼樣的人生對自己是有意義的。我想,生命如此遼闊,即便是一葉扁舟,在大海中也可以航行的很快樂,但若是沒有自己的中心思想,只能跟著別人的價值與看法走,隨波逐流是最可憐的。

對我來說,生命是一種燃燒,就像一段柴,燒完了人生就結束了,當結束成灰,所有的人都一樣;唯一留下的,就是過程中帶來光亮、溫度,或是美好的氛圍,燃燒與奉獻對我來說,是人生很重要的價值;當然,我只是分享我自己走過的路,這並非標準答案。

記得我國一的作文,曾經寫下「與其渾渾噩噩、不如轟轟烈烈過一生」,或許是我最早對生命意義想像和定義。念大學時,接觸了現代民主政治以及左派、新左派等思潮,所以選擇念政治、參與政治,投入第一線去實踐理想。而現在選擇耕讀生活,回鄉下開書店、在城市裡賣小農蔬菜,看起來跳TONE,其實回頭看,還是找得到一貫的脈絡,只是隨著生命不同的階段,選擇的領域和層面有所不同。

 

此路不通就換條路走

我在桃園新屋長大,一直覺得自己是來城市工作,心裡頭很清楚有一天要回去;我認為鄉下生活才是人應該過的日子。尤其是隨著年歲增長,跑過很多城市,看過不同的臉孔、文化、生活,及地貌風景,更清楚自己的家鄉其實存在著很多美好的元素,只是沒有被發掘。3年前,因為父親過世,再加上工作環境的變化,這些內外因素,讓我更提早在40多歲實現了5、60歲的心願。

其實一直以來,我的人生跟很多人不一樣,我從不做生涯的規劃;我在20幾歲時就發現,所有影響人生際遇的重要關鍵,從不在我預期之中,自己踏上的永遠不是原本想選的那條路,不管是工作或生活都是如此,所以後來我乾脆不再做計畫。

我的哲學就變得很簡單,當上天告訴我路就是這樣,那就接受、迎向他,帶著愉快的笑容、認真地去做。我知道很多人比較保守,碰到事情會先想到困難和不好的結果;我卻是顛倒,所有事情都先想到好的一面,然後再坐下來想要怎麼去做。一定會有層出不窮需要面對的問題,但是沒有會擊倒我的困難。

 

我想這跟我的人生哲學有關,我不相信人生會無路可走;此路不通,意思是叫我換條路,不代表人生就停了、毀了。就像我在鄉下開書店,想的都是正面的;這裡從來沒有一家書店,開書店算是我從小的夢想。做了以後、困難就來,經銷商不願意進書給我,因為鄉下地方難賣書;那我就換個方式,讓大家來換書,放棄賣書、不去想市場這件事。又碰到另一個問題,書店沒有收入怎麼辦?我就到城裡再開家書店。

我一直以來就是如此,遇到了就去解決問題,沒想到現在越賣越多,還賣菜,店開到隔壁去。此路不通,意味著不會到達原本想像的得那個點,卻會經歷原來路途上看不到的風景,這就是人生,誰說一定到達預期的那個點才算成功?

接下水牛出版社是另一個意外,1966年創辦的水牛書局,跟我出生同一年,過去出過殷海光、梁實秋、陳之藩、林懷民等人作品,除了重新挑選經典書籍復刻出版,喚起許多人共同的成長記憶,也計畫出版新書,至少讓水牛書店在經營五十年,成為百年出版社,傳遞知識的火種。

另一方面,我愛你學田市集, 是以販售小農蔬菜、 農作為目的。附設廚房,是希望帶動食材的販售, 以及調節食材的消耗。因為,我們不退貨給小農。多數人會認為他像餐廳,也像一般人認識的餐廳,但是市集與食材,才是我們的重點。

更重要的是學田市集跟一般的企業不同。在經營過程中,希望幫助小農販售產品,增加他們的收入。在結果上,學田是社會企業,盈餘用來幫助偏鄉的教育補強。我們目前辦有英文班與打擊樂班,提供鄉村弱勢孩子免費參加。

我選擇以社會企業的方式展開第二人生,是希望能夠把經營出來的利潤,回歸到需要被照顧到的孩子的身上。所以回到一開始說的,人生要選擇自己的路去走,但沒有哪條路是標準答案,而是在這個過程中,問自己快樂嗎?能不能帶給別人快樂?可不可以活下去,還有被別人運用的價值?對我來說,這是生命的意義和價值。

走過了一些路,看過了一些風景,我覺得以前從事政治工作,花太多時間拼命去改變與說服別人。我現在不想再去說服任何人,但是很願意分享我的想法、意見、觀感,以及對生命的選擇。如果你覺得不錯,願意參考,那很好;但我也不會因別人的參不參與而影響我,繼續做我的事情,在過程中自然會找到同志與同好。

我想,不同世代的年輕人,會有不同的時代特質,沒有好壞,因為時代不是可以選擇的,只能選擇在這個時代怎麼過生活。我的時代比較沉重,因為整個國家、社會與歷史的使命感,會給我們一些壓力,自然會視壓力為習慣。現在年輕人有很活潑的想法,但是抗壓性較低,當大環境的壓力越來越大,困難越來越多,要怎麼樣讓自己能夠適應,這需要有意識的去練習。

學校教育能給得實在很少,要靠自己在行動參與中補修學分,這對年輕人來說很重要的。實踐過程中一定有錯,但必須往前走,往前走的過程永遠是對自己最好的訓練和養成。

 1 
 
回應文章
羅文嘉

學歷: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

經歷:台北市政府新聞處長、民進黨文宣部主任、文建會副主委、立委、客委會主委

現職:財團法人旅行與閱讀基金會會長、水牛出版社社長、華梵大學教授

給18/30的一句話:不怕挫也不怕錯,只是看你願不願意做。行動,對年輕人來說是重要的,實踐過程一定會犯錯,往前走的過程,是對自己最好的訓練和養成。